西周研究 

--推研者:[来括日历]开发者吴建辉  


成功破解《利簋》铭文中“岁鼎”乃“岁贞”:当遇时支[日支|月支]与太岁同地支,则为之岁贞[太岁得正、得旺,乃吉时]。西周始(牧野之战)于公元前1049年,非公元前1046年。
《利簋》铭文:武王征商,唯甲子朝,岁鼎[贞](甲骨文贞与鼎均为同一字),克昏[闻]夙有商,辛未,王在阑师,赐有司(或 “右史”)利金,用作檀公宝尊彝。
甲子朝[甲子日辰时]岁贞==太岁为子或辰[二月即卯月,太岁也可能为卯,但大岁为辰的概率最大]-----> 岁贞(不作岁鼎论):甲子朝,甲子日早晨,辰时(7-9时)何来木星,岁,乃太岁,贞,正(义同《周易》乾卦卦辞元亨利贞之贞);当遇时支[日支|月支]与太岁同地支,则为之岁贞[太岁得正、得旺,乃吉时],可参阅《楚辞·离骚》“摄提贞于孟陬兮,惟庚寅吾以降。”[注:《尔雅·释天》记载“大岁在寅曰摄提格”“正月为陬”],大意:太岁寅贞[得正]于正月[寅月],恰好庚寅我得以降生。“贞”类似之用法又见于《易纬·乾凿度》乾卦贞于十一月子,坤卦贞于六月未。
公元前1049年4月5日农历二月初六日壬辰年癸卯月甲子日 太岁辰,太岁辰贞[得正]于甲子朝[甲子日辰时]
公元前1046年 1月 20日农历 十一月 廿三日甲午年 丁丑月 甲子日 太岁午 ,日支子冲克太岁午[大凶,古人最忌,就不用再扯“岁星中天乃吉时咯”,再说古人也不可能犯弱智错误:记早上时间,叙述晚上的木星咯]
 
甲子朝(牧野之战)===二月初五,推算如下:
《逸周书·世俘解》惟一月丙午(干支序43),旁生魄,若翼日丁未(干支序44),王乃步自于周,征伐商王纣。越若来二月既死魄,越五日,甲子(干支序1)朝,至接于商。(注:越五日即含始日终日共5日。《尚书·周书·武成》惟一月壬辰[干支序29],旁死魄至《逸周书·世俘解》惟一月丙午[干支序43],旁生魄===14天,符合生魄死魄月相命名规则。由此可见:合历《逸周书·世俘解》时点必合《尚书·周书·武成》)
一月丙午旁生魄至二月既死魄==一月丙午旁生魄至甲子朝-越五日==60+1-43-5==13天,既死魄===廿四至朔日,则二月既死魄不可能大于十五,二月既死魄只能是朔日(初一)。因此,越五日甲子朝===二月初五
公元前1049年 4月 5日农历 二月 初六日壬辰年 癸卯月 甲子日 误差+1天 太岁辰,辰乃东南方(牧野之战,太岁辰符合“《利簋》甲子朝岁贞”,同时符合“《古本竹书纪年》十—年庚寅,周始伐商。《尚书.序》惟十有一年,武王伐殷。《逸周书·大匡解》惟十有三祀,王在管,管叔自作殷之监。”记载。)
公元前1013年 3月 27日农历 二月 初五日戊辰年 乙卯月 甲子日 误差0天 太岁辰,辰乃东南方
公元前1018年 4月 23日农历 三月 初七日癸亥年 丙辰月 甲子日 误差+2天 太岁亥,亥乃西北方
公元前1023年 3月 20日农历 二月 初七日戊午年 乙卯月 甲子日 误差+2天 太岁午,午乃南方
公元前1029年 4月 20日农历 三月 初三日壬子年 甲辰月 甲子日 误差-2天 太岁子,子乃北方
公元前1034年 3月 18日农历 二月 初四日丁未年 癸卯月 甲子日 误差-1天 太岁未,未乃西南方
公元前1039年 4月 13日农历 三月 初四日壬寅年 癸卯月 甲子日 误差-1天 太岁寅,寅乃东北方
公元前1044年 3月 10日农历 二月 初六日丁酉年 壬寅月 甲子日 误差+1天 太岁酉,酉乃西方
公元前1054年 4月 2日农历 二月 初八日丁亥年 癸卯月 甲午日 误差+3天 太岁亥,亥乃西北方
公元前1059年 3月 29日农历 二月 初八日壬午年 癸卯月 甲子日 误差+3天 太岁午,午乃南方
公元前1065年 4月 29日农历 三月 初四日丙子年 壬辰月 甲子日 误差-1天 太岁子,子乃北方
公元前1070年 3月 27日农历 二月 初五日辛未年 辛卯月 甲子日 误差0天 太岁未,未乃西南方
公元前1075年 4月 22日农历 三月 初六日丙寅年 壬辰月 甲子日 误差+1天 太岁寅,寅乃东北方
公元前1080年 3月 19日农历 二月 初七日辛酉年 辛卯月 甲子日 误差+2天 太岁酉,酉乃西方
公元前1085年 2月 14日农历 正月 初六日乙卯年 己丑月 甲子日 误差+1天 太岁卯,卯乃东方
公元前1090年 3月 12日农历 二月 初八日辛亥年 庚寅月 甲子日 误差+3天 太岁亥,亥乃西北方 
公元前1096年 4月 12日农历 三月 初四日乙巳年 己卯月 甲子日 误差-1天 太岁巳,巳乃东南方
公元前1101年 3月 9日农历 二月 初四日庚子年 戊寅月 甲子日 误差-1天 太岁子,子乃北方
公元前1106年 4月 5日农历 二月 初六日乙未年 己卯月 甲子日 误差+1天 太岁未,未乃西南方
公元前1111年 3月 2日农历 正月 初六日庚寅年 戊寅月 甲子日 误差+1天 太岁寅,寅乃东北方
公元前1112年 3月 28日农历 二月 初八日乙酉年 己卯月 甲子日 误差+3天 太岁酉,酉乃西方
公元前1046年 1月 20日农历 十一月 廿三日甲午年 丁丑月 甲子日 误差-12天 太岁午,午乃南方
公元前1046年 3月 21日农历 正月 廿三日乙未年 己卯月 甲子日 误差-12天 太岁未,未乃西南方
公元前1027年 4月 10日农历 二月 十四日甲寅年 丁卯月 甲子日 误差+9天 太岁寅,寅乃东北方
 
牧野之战过程(时间点)
《今本竹书纪年》(帝辛)五十一年冬十一月戊子,周师渡盟津而还(孟津观兵结束)。王囚箕子,杀王子比干,微子出奔。五十二年庚寅,周始伐殷。秋,周师次于鲜原。冬十有二月,周师有事于上帝(注意:纪年模糊,帝辛五十三年即周武王十二年冬十有二月,作帝辛五十四年周武王十三年年初,《尚书 周书·泰誓》惟十有三年春,大会于孟津。《天亡簋》乙亥:公元前1049年 2月 16日农历 十二月 十六日壬辰年 壬寅月 乙亥日 立春,古代祭天于初一或十五,误差1天,且立春乃天干记新年第一天,同时,殷正建丑,十二月即年初)。庸、蜀、羌、髳、微、卢、彭、濮从周师伐殷(伐殷至邢丘,更名邢丘曰怀)。
《古本竹书纪年》十—年庚寅,周始伐商。《尚书.序》惟十有一年,武王伐殷。
《尚书.序》《尚书 周书·泰誓》:一月戊午,师渡孟津。
《尚书 周书·泰誓》惟十有三年春,大会于孟津。
《尚书大传》:惟丙午(注:《逸周书·世俘解》:维一月丙午旁生魄。),王逮师,前师乃鼓薣噪,师乃慆,前歌后舞。
《尚书·周书·武成》惟一月壬辰,旁死魄,若翌日癸巳,武王乃朝步自周,于征伐纣。
《逸周书·世俘解》维四月乙未日,武王成辟,四方通殷,命有国。惟一月丙午,旁生魄,若翼日丁未,王乃步自于周,征伐商王纣。越若来二月既死魄,越五日,甲子朝,至接于商。则咸刘商王纣,执矢恶臣百人。太公望命御方来,丁卯至,告以馘俘。戊辰,王遂御循追祀文王。时日王立政。吕他命伐越、戏、方,壬申荒新至,告以馘俘。侯来命伐,靡集于陈。辛巳,至,告以馘俘。甲申,百唶以虎贲誓命伐卫,告以亳俘。辛亥,荐俘殷王鼎。武王乃翼,矢慓矢宪,告天宗上帝。王不革服,格于庙,秉语治庶国,籥入九终。王烈祖自太王、太伯、王季、虞公、文王、邑考以列升,维告殷罪,籥人造,王秉黄钺,正国伯。壬子,王服衮衣,矢琰格庙,籥人造王,秉黄钺,正邦君。癸丑,荐殷俘王士百人。籥人造王矢琰、秉黄钺、执戈王奏庸,大享一终,王拜手,稽首。王定奏庸,大享三终。甲寅,谒戎殷于牧野,王佩赤白畤,籥人奏,武王入,进万献。明明三终。乙卯,籥人奏崇禹生开三终,王定。庚子,陈本命,伐磨百韦,命伐宣方、新荒,命伐蜀。乙巳,陈本命新荒蜀磨,至告禽霍侯、艾侯,俘佚侯,小臣四十有六,禽御八百有三百两,告以馘俘。百谓至,告以禽宣方,禽御三十两,告以馘俘百韦,命伐厉,告以馘俘。武王狩,禽虎二十有二,猫二,糜五千二百三十五,犀十有二,氂七百二十有一熊百五十有一,罴百一十有八,豕三百五十有二,貉十有八,麈十有六,麝五十,糜三十,鹿三千五百有八。武王遂征四方,凡憝国九十有九国,馘磨亿有十万七千七百七十有九,俘人三亿万有二百三十。凡服国六百五十有二。时四月,既旁生魄,越六日,庚戌,武王朝,至燎于周,维予冲子绥文。武王降自车,乃俾史佚繇书于天号。武王乃废于纣矢恶臣人百人,伐右厥甲孝子鼎大师。伐厥四十夫,家君、鼎帅、司徒、司马,初厥于郊号。武王乃夹于南门,用俘,皆施佩衣,衣先馘入。武王在祀,太师负商王纣,县首白畤,乃以先馘入燎于周庙。若翼日辛亥,祀于位,用籥于天位。越五日乙卯,武王乃以庶祀馘于国周庙,翼予冲子,断牛六,断羊二。庶国乃竟,告于周庙,曰:“古朕闻文考修商人典,以斩纣身,告于天于稷。用小牲羊犬豕于百神水土、于誓社。”曰:“惟予冲子,绥文考,至于冲子,用牛于天、于稷,五百有四,用小牲羊豕于百神水土社三千七百有一。”
推断牧野之战过程(时间点):五十一年冬十一月戊子[周师渡盟津而还]--十—年庚寅[周始伐商]--四月乙未日(干支序32)--一月壬辰旁死魄(干支序29)--翌日癸巳(干支序30)[武王乃朝步自周,于征伐纣]--一月丙午旁生魄(干支序43)[王逮师,前师乃鼓薣噪,师乃慆,前歌后舞]--丁未(干支序44)[王随师征伐商王纣]--一月戊午(干支序55)[师渡孟津]--二月既死魄---越五日甲子(干支序1)[牧野之战]--丁卯(干支序4)--戊辰(干支序5)--壬申(干支序9)--辛巳(干支序18)--甲申(干支序21)--辛亥(干支序48)--壬子(干支序49)--癸丑(干支序50)--甲寅(干支序51)--乙卯(干支序52)---庚子(干支序37)--乙巳(干支序42)--时四月[改七月]既旁生魄---越六日庚戌(干支序47)[武王朝,至燎于周]--翼日辛亥(干支序48)--越五日乙卯(干支序52)[武王乃以庶祀馘于国周庙]
冬十一月戊子:公元前1051年1月10日农历十一月十七日 己丑年丙子月戊子日
十—年庚寅[周始伐商]:公元前1051年庚寅年 (太岁寅,寅乃东北方:《尸子》武王伐纣,鱼辛谏曰:'岁在北方不北征。’武王不从。)
十二年辛卯[伐商过程中之年]:公元前1050年辛卯年 (太岁卯,卯乃东方:《荀子·儒效篇》武王之诛纣也,行之日以兵忌,东面而迎太岁。《淮南子·兵略训》武王伐纣,东面而迎岁。)
四月乙未日:公元前1050年 5月 12日农历 四月 初三日辛卯年 壬辰月 乙未日
一月壬辰旁死魄:公元前1049年3月4日农历一月初四日壬辰年壬寅月壬辰日[据误差倒推:实际为初三]  (太岁辰,辰乃东南方:《荀子·儒效篇》武王之诛纣也,行之日以兵忌,东面而迎太岁。《淮南子·兵略训》武王伐纣,东面而迎岁[太岁,同“《荀子·儒效篇》东面而迎太岁”,干嘛非要扯上“岁星”,左推算右推算,最后一定逃不过历谱的检验,瞎算,其实,岁星是春秋战国之后的产物,西周时期,未有岁星一说]。)
一月丙午旁生魄:公元前1049年3月18日农历一月十八日壬辰年 癸卯月 丙午日[据误差倒推:实际为十七]
一月戊午:公元前1049年3月30日农历一月三十日壬辰年癸卯月戊午日[据误差倒推:实际为廿九]
二月既死魄:公元前1049年 4月 1日农历 二月 初二日壬辰年 癸卯月 庚申日[误差+1天,《天亡簋》可验证]
越五日甲子:公元前1049年4月5日农历二月初六日壬辰年癸卯月甲子日[误差+1天]
丁卯:公元前1049年 4月 8日农历 二月 初九日壬辰年 癸卯月 丁卯日
戊辰:公元前1049年 4月 9日农历 二月 初十日壬辰年 癸卯月 戊辰日
壬申:公元前1049年 4月 13日农历 二月 十四日壬辰年 癸卯月 壬申日
辛巳:公元前1049年 4月 22日农历 二月 廿三日壬辰年 甲辰月 辛巳日
甲申:公元前1049年 4月 25日农历 二月 廿六日壬辰年 甲辰月 甲申日
辛亥:公元前1049年 5月 22日农历 三月 廿四日壬辰年 乙巳月 辛亥日
壬子:公元前1049年 5月 23日农历 三月 廿五日壬辰年 乙巳月 壬子日
癸丑:公元前1049年 5月 24日农历 三月 廿六日壬辰年 乙巳月 癸丑日
甲寅:公元前1049年 5月 25日农历 三月 廿七日壬辰年 乙巳月 甲寅日
乙卯:公元前1049年 5月 26日农历 三月 廿八日壬辰年 乙巳月 乙卯日
庚子:公元前1049年 7月 10日农历 五月 十四日壬辰年 丙午月 庚子日
乙巳:公元前1049年 7月 15日农历 五月 十九日壬辰年 丙午月 乙巳日
时四月[改七月]既旁生魄:二月既死魄至乙巳(二月既死魄---越五日甲子[干支序1]--丁卯[干支序4]--戊辰[干支序5]--壬申[干支序9]--辛巳[干支序18]--甲申[干支序21]--辛亥[干支序48]--壬子[干支序49]--癸丑[干支序50]--甲寅[干支序51]--乙卯[干支序52]---庚子[干支序37]--乙巳[干支序42])==5+60+42==107天(3个月17天),则“时四月既旁生魄”前一时点乙巳>=农历5月17日,时四月既旁生魄,必定错误。
时七月既旁生魄:公元前1049年 9月 13日农历 七月 廿一日壬辰年 戊申月 乙巳日
越六日庚戌:公元前1049年9月18日农历七月廿六日壬辰年戊申月庚戌日
翼日辛亥:公元前1049年9月19日农历七月廿七日壬辰年 己酉月 辛亥日
越五日乙卯:公元前1049年9月23日农历八月初一日壬辰年 己酉月 乙卯日(古代祭祀均于初一或十五,验证推算正确)
 
 
民间研究,经费紧张,欢迎赞助(民间研究,成果来之不易,引用望署名[来括日历]出处):

 

?2022  [来括]@版权所有
网址: 日历.来括.中国